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美人室友们
我的美人室友们

我的美人室友们

公寓后阳台是大家共用的晒衣场,我搬进来时赞助了一台很方便的全自动洗衣机。室友们都是洗完衣服后就晾在这儿,所以我常有美少女室友们的各色内在美景可以大饱眼福,想像着她们的身材体态肌肤、舔吮着她们的奶头与小屄的模样,有时会忍不住一件件拿下来,把脸和鼻子埋到罩杯或内裤里,嗅闻着主人的少女体香。

  玲子学姐知道我这习性后,还骂我是大变态,后来有一次和她在阳台完事后,她从洗衣篮里拿出一条小内裤凑在我鼻子前,考我这是谁的,我一下就说出那是她前晚刚换下的,还有些淫水痕迹,把她气坏了,哈哈哈。

  玲子学姐最喜欢全套的白色、黑色或水蓝色蕾丝内衣裤,搭配素色连身裙装,让她高挑健美的匀衬身材,更是迷人。

  第一次和她做爱后,玲子把她穿的白色蕾丝小内裤送给我做纪念,上面留有她小穴幽香与淡淡骚味,还有一根可爱的小阴毛。我把它珍藏在衣柜深处的木箱里,有时学姐的男友来留宿,我就拿这件美丽的蕾丝小内裤来安慰我那愤怒勃起的兄弟。

  小妖精小妍的内衣裤花样就多了,蕾丝薄纱绑带各式性感花色的内在美,但她最爱的还是水蓝色的薄纱蕾丝内裤,把她白皙粉嫩的蜜桃屁股绷的又圆又翘,娇媚诱人。成了我的秘密小情人后,她更喜欢尝试新事物,安心亚代言的C字裤出来没多久,她就买了,没事就穿来诱我取精,还怂恿玲子和云云她们也买,云云后来也买了两件,但只穿了几次不习惯后就被我给收了。

  大二下期中考后的一个晚上,云云和我在宿舍爱爱,我们为应付考试好多天了没做,搞到半夜一点多,我的小云云被我内射了两次,还帮我乳交和口交,已经香汗淋漓,无力再战,冲完澡后就沉沉睡去。我去餐厅冰箱拿啤酒,经过阿布房门,却瞥到这小妮子裹了凉被睡在地板上,门没关好就在睡觉,她穿一件宽松T恤,下缘稍稍掀起与少女美腿的线条构成了这世界上最神秘诱人的暗黑三角地带,这个绮妮春光让我看呆了,我不自觉地推门走进了阿布房间。

  阿布那时才大一,是玲子系上的学妹,也是我们这儿年纪最小的,身材娇小玲珑,脸蛋可爱,总是紮着着俏丽的马尾,清纯的高中女生模样。可是阿布被这几个学姐们给带坏了,对我没大没小,常噜我帮她作这个弄那个的,云云、小妍和玲子却疼她由着她,还常帮她一起敲诈我。

  平常阿布大概是对我这大哥哥没啥戒心,学姐姐们在我面前不穿内衣,挺着一对双峰晃来晃去,两粒小奶头与乳房的形状呼之欲出,结实浑圆的屁股绷在纯白的小内裤下,害我二弟也老跟着她没大没小。

  每次我和云云在房间恩爱时,总是天雷地火,地动山摇的,云云总被我干到忘形地叫出声音来。或许这小妮子也是受了我们叫床声的刺激,带着一点嫉妒和比较的心理,她总有意无意地在大家面前炫耀一下自己年轻姣好的身材,一点也不会输给姐姐们吧!

  本来您盃自欺欺人地走进来是想帮她把凉被盖好的,哈哈哈,可是凉被却被阿布的手给压住了,不好吵醒她。我把房门关好,在房内昏黄的灯光下,看着她粉嫩的大腿,其上就是少女私密的绝对领域,这才看清楚她穿着一件粉色丝质的内裤,几根小阴毛还调皮地露出来,我们的小女孩长大了吗?

  我的大鸡巴才和云云有过一场激战,这时却马上整只充血硬了起来,而且是相当的硬,平口裤里大龟头对着少女私处怒张着,像条张开毒牙的蛇,准备要发动攻击了。

  我仔细地贴近她欣赏每一寸的肌肤,轻轻将T恤掀起,一对浑圆的少女乳峰先是露出南半球,像对小兔子般跳出来,我用手轻轻捉住,揉搓着品味着那细腻的触感,俯身含住那稚嫩可爱的粉色小蓓蕾,舌头轻轻地在上面划圈圈,嗅闻着少女体香,右手渐渐的往下滑落,抚着少女紧致光滑的肌肤,直到那件丝质的小内裤边缘,这个春情洋溢,含苞待放的少女胴体这时正任由我搓揉爱抚着,真是让人兴奋难耐。

  我俯身想嗅闻学妹小穴的香味,这才发现她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小块,我看了一下阿布的俏脸,发现她的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下嘴唇微微的咬着,我心想她没出手阻止,要嘛是她正在作春梦,要嘛就是已经醒来,是默许我了,不管是怎样啦,您盃都决定要让这小妮子发春了。

  我一手揉捏着阿布渐渐变硬的小奶头,一手探入那丝质半透明、满布花瓣蕾丝的小内裤里摸索着。浓密的阴毛和软柔的阴阜,我用手指轻轻来回地抚弄着她的阴唇,我感觉到阿布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在学妹的默许下,我更大胆了,我用手指勾住阿布的蕾丝内裤两边轻轻地往下拉,本来小内裤是被屁股压住的,可正在拉下内裤的时候,小妮子却自已轻轻的抬高了一下屁股,让我顺利脱下内裤,也更让我确定她是同意我继续下去的,脱下小内裤,眼前就是学妹已淫水泛滥,湿亮晶莹的少女蜜屄了。

  我低下头用舌尖划过了那稚嫩的小蜜屄周边,阿布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装睡着。

  我将脸贴近阿布的阴户,用手指轻轻拨分开她的阴唇,浓密黑亮的阴毛已遮掩不住那肥美略呈粉红色的小蜜屄, 我细细的欣赏,她跟云云小穴的色泽略微不同,阴毛更加茂密。我伸出舌头来回摆弄吸吮,舔吻起小学妹的阴唇与阴核,不时还吸着小屄,舔吮起小穴分泌的清甜少女蜜汁。

  「啊……」

  在我的温柔的舔吮小穴攻势下,阴道内不断流淌出黏滑的淫水,阿布终於禁不住小屄被吸的快感,而发出了难耐的娇吟声。我看到学妹的小菊花也很乾净,有着漂亮的粉红皱摺,我给她一个见面吻后,便用舌头在小菊上不断地来回扫动,每触碰到一次,小菊就缩紧,连带的小穴也不断地闭合,看着美少女搔痒难耐的可怜小肉洞模样,我早已忍不住想将大鸡鸡插进去,好好地疼疼她。

  我环抱住阿布,轻轻的揉着阿布的小奶头,然后小声在她耳边问了一声:

  「好了,哥知道阿布醒了,爽不爽?」阿布先是抿了抿嘴唇,睁开一双俏眼似笑非笑地看我,娇嗔着:「学长好坏,你不怕被发现喔,小心我跟云云姐讲……」她还没说完,我便吻封了她的唇,阿布并没有反抗,反而是急切地迎合着我的吻,她的小手小舌小屄都反过来主动向我索求着……「人家下面被你弄得好湿……你要负责……」

  「哪里湿了…哥哥摸摸……」我伸出手指,开始扣弄起学妹的小穴。

  「唔……唔……哥哥……坏……」

  「坏了?……我的阿布哪里坏了……嗯……哥哥这儿有支大罗赖拔可以帮你修理喔…」我捉起阿布的手去摸弄我已勃起的大肉棒。

  「啊……好大……我…不要……」

  「乖……不可以不要喔……哥要来修理我的乖阿布了……」「啊……不行……」

  我立起身,让阿布半跪在凉被上,将大龟头嘟在阿布的小嘴前,要她先帮我口交。阿布犹豫了一下,看着我,好像被我的大鸡巴棒子吓到了。

  「哥……他……这么大……真的有办法插进来吗……」「等等要插进你的小穴里面的喔……」我心想,待会儿有你小鸡掰一顿好受的。

  「好大喔……也太大……」

  阿布一手扶着我的阴囊,另一只手半握着我的大鸡巴棒子,小舌在阴囊及胀得越加粗大的龟头顶端间扫动着,过了一会儿,就把我的大龟头给含进去,开始吸吮吞吐了起来。被这样青涩俏丽的美少女口交,真是视觉与感官上的一大享受啊,我不禁开始用手抓住阿布的头发,屁股慢慢地摆动着,让大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加速地抽插着,看来就像是在奸淫美少女的小嘴似的。

  另一手也没闲着,搓揉玩弄着她胸前饱和丰挺的乳球,手指回转着揉着她的小奶头,只见小学妹开始面颊潮红,娇喘吁吁,她吐出了大龟头,忘情地娇哼着:

    「哥…哥……好坏……啊……求你了……求你…求你……肏阿布…」她着急的轻声娇哼着。

  这刚成年的美少女,浑身散发着让男人兽性大发的处女气息,我将大龟头对着她的小穴口处不断的摩娑着,好让小穴分泌出更多的蜜汁,让我一插进洞。不一会儿,我便按住阿布的双腿,屁股用力一压,卜滋一声,大龟头猛力插进这紧凑的小屄。阿布下体顿时猛然一颤,娇叫出声。

  阿布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背,指甲深陷在我背部肌肉中,我一惊:「阿布……你是第一次吗,是不是很痛?……要不要…哥先拔出来?……「「不……不用……继……继续……哥……不……不用管我……快……快……插入……哦……「阿布面带痛苦地娇吟着。

  看到阿布的表情,我再猛力一挺,让原本已推进小穴的大龟头再深入,忽然我微微感觉阿布的小穴被我用力戳破而贯通了,随着大龟头刺入花心,阿布显出了更加痛苦难耐的神情,娇呼喊痛着……要我停下……「啊啊……痛……痛……啊……哥…哥…不…不要动…动……啊……痛……痛……「阿布痛得连眼泪也流下来了。

  原来阿布仍是处女,记得她提过高中时曾和一个男生短暂交往过,看来他们当时并没有发生关系。

  「阿布……忍耐一下喔……待会儿就不痛了……」我将大肉棒往回一抽,大龟头带出了一点血丝,阿布这时也意识到她已经被破处,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她眼角含着泪,无言地看着我……

  「乖阿布……哥哥……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好不…」「哥哥……人家喜欢…你……」

  我趴在阿布的身上,抱紧了阿布,温柔地吻着她……也抚慰着她激动的情绪……

  慢慢地,大鸡巴已能较滑顺地在阿布的阴道来回地抽插了……我向前一顶,大龟头和阴茎深入学妹的体内,开始用力地抽送起来。

  「啊……哥哥……哥……好…棒……小穴……舒服……」我抽插狂肏了大约半小时,我的大肉棒和她的小穴已经湿透,地板上淌着一滩滩淫水,我的手臂和背上也留下许多她的指甲抓痕。我一直强忍着,克制住不射精,同时让娇小的学妹坐起身,换成了两人面对面坐的摇篮性交姿势,我扶抱着她的肩膀,屁股摇动着,大鸡巴不断地刺戮着小穴,可怜的阿布被我干得一阵唉唉娇叫……「……被哥哥操…爽不爽?……我的乖妹妹……」「……咿……咿…唔…好…爽…好……哥干……我好爽……」阿布这时已被我肏得欲仙欲死,只是不断咿唔呻吟着。

  「被操小屄好爽对不对……」

  「嗯……哥……操得……我……好……爽……」「下次再让哥哥肏好不好?」

  小学妹闭目轻哼,并不答话,我见她不回应,更加速的抽插狂肏她……这面对面的摇篮姿势,似乎让我的大龟头摩擦到了阿布穴内的敏感带,那前后晃动的少女乳峰令我更加的兴奋,我全力的冲刺,阿布被我干到不知所云地娇吟浪叫着……那是一个破处的少女被奸淫时,能发出最愉悦的声音了吧,我想……

  我也感觉自己接近要爆发的极限了,於是更猛烈的抽送着,想把阿布和我送上最高潮的天堂……

  不一会儿,阿布丢了,她面色潮红,娇躯颤抖着,小手紧抓住我……接近歇斯底里地浪叫着:

  「噢……哥……不……行了……啊……阿布……要……死了……啊…啊……」在犹如火山爆发的快感冲击下,我感到腰际一酸,连忙将大鸡巴拔出小穴,一股股浓稠乳白色的精液猛烈喷出,一股直接喷打在阿布的俏脸上,有一些则喷在她的肚子上,黏成一片稠呼呼的半透明白浆……我爱怜地吻着怀里的阿布,爱抚着她的背,这才发现那件小可怜的粉色蕾丝小内裤这时还挂在阿布的小腿上呢。

  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向三点半了,墙下书柜旁有个敞口的玻璃水杯,孤伶伶地放在那儿,墙后面就是我的房间。